首頁 云嶺要聞 審查調查 工作動態 黨紀法規 黨風政風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監督曝光
所在位置:首頁 >> 彩云論壇 >> 清風文苑
嗨,同學
發布時間: 2020-05-07 10:47:21 來源: 保山市紀委監委

幾個小學同學念叨了許久,說要一起去看望啟蒙老師——班主任楊老師,一直因各種雜事未能成行,倒是在一來二去的討論中,多年前上小學的諸般情景又重新變得清晰。那些懵懵懂懂的時光,無憂無慮,單純美好,簡單的快樂伴隨著成長的小煩惱,嘰嘰喳喳吵吵鬧鬧中漸漸從小孩變成了少年,不管傷心難過還是快樂歡喜,都成為一份珍貴的記憶。

雖已是三十多年前的事,許是長長久久地縈繞在腦海,回想起來還像發生在昨天。

20世紀80年代的龍陵縣城很小,只有一個幼兒園,大班讀完直接進龍山小學。有些孩子年齡稍大,讀完中班就上小學了,剩下小一些的就繼續讀大班??h城還有兩所小學,離城稍遠,設有學前班,學生比較少,一般就收附近的孩子。那時候基本沒有什么交通工具,大家都是就近入學,不必像現在這樣為了讀哪個學校傷透腦筋。我們一年級有三個班,人還是那些人,只是重新分了下班。分班也很有意思,大家站成長長的一排,挨個按順序分別走向甲、乙、丙三個地點,循環往復,不存在性別比例或成績搭配,全憑運氣。

一年級還都是小屁孩,吵嘴、哭鬧、告狀是常事,大小便拉在褲襠里也不鮮見。男生一如既往調皮搗蛋欺負女生,強勢一些的女生有本事把男生扳在地上揍,但大多數沒有這種能力。印象中有個女生,每次有人欺負她,就瞪著兩眼,雙目無神,雙手前伸,摸索著說什么也看不見了。有人在她面前伸出手指問是幾,她總回答看不見,嚇得大家趕緊去報告老師。而那個闖禍的搗蛋鬼則小心翼翼地賠禮道歉,一邊偷瞄她的眼睛。常常是等老師來到,她的眼睛又奇跡般地好了,這位同學的“演技”可是真好,不當演員可惜了。

大概二三年級的時候,電視機慢慢普及,最喜歡看的當數《西游記》。神仙妖怪變幻莫測,飛來飛去,特別是那些漂亮仙女常常讓我們對著屏幕一臉癡迷,心馳神往。就在這個時候,有個女同學神神秘秘地說,她的阿姨在學校后面的老東坡當仙女,每個星期都會飛來看她,給她帶好吃的,還帶著她飛?,F在想來只會好笑,可那時我們都是真真正正相信的,把她羨慕得不得了,幾個人追在她屁股后面各種打聽,想看看真正的仙女長什么樣,能不能也帶著我們飛,而她總是驕傲地丟下一句:“我家阿姨只帶我飛!”小孩子難免吹??鋸?,往往也只是把真實的東西夸大一些,像這位吹出這么大一牛,還迷惑了一幫傻妞好幾年,也是個人才呀!

說起老東坡,我們的小學在縣城邊緣,背靠的山叫老東坡,那個時候還是原始森林,從學校后面過幾塊田就直接上山了。體育課、活動課或是逃課,都愛往山上跑。老東坡山高林密,有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動植物,特別到野果成熟的季節,隨處可見的黑果果、瀉肚瓶、黃泡,深山里才有的野葡萄、老鼠金瓜,錐栗等等等等,哪一樣不吸引著沒什么零食的我們,即使沒有野果成熟,各種野花、粘粘草、蕨菜也都能玩上半天。有一次體育老師帶我們進山,有個同學不知從哪里翻出一個蛋,比鴨蛋大,比鵝蛋小,外殼是軟的,大家你摸一下,我捏一下,嘰嘰喳喳討論是什么蛋。不知是誰把它砸爛了,濕噠噠一團物事,隱約好像一片蛇皮形狀。半大孩子不知道害怕,老師也不明說,就趕快催我們下山。后來想想,那么大的個頭八成是蟒蛇蛋吧,要是那大蛇當時在附近,那真是毛骨悚然??!

提到體育老師,又是一把辛酸淚。他是個帥小伙,教我們時也就十八九歲,自己還沒長大,體育課多半就是帶著我們各種玩,打打鬧鬧,一團和氣。不過那次讓我們見識到他魔鬼的一面。那節體育課像往常一樣,排好隊做準備活動,大家稀稀拉拉比劃著,他突然板著臉說了句:“排好隊跟我走!”我們還以為又去哪兒玩了,屁顛屁顛跟上他,結果他把我們帶到一間低矮的木房,里面堆放了些木板柴火,把窗子堵得嚴嚴實實,只有中間一點狹小的空間。把我們全部趕進去后,他關上了門,烏漆麻黑,大家正一頭霧水呢,就聽他吼到:“全部給我蹲馬步!”怎么回事?沒聽錯吧?還不等回過神,離他近的已經挨了一腳。不敢再質疑,馬步乖乖地蹲下。他開始滔滔不絕地罵人,傳過來一陣陣酒氣,誰也不敢出聲了,惹不起呀??赡莻€空間實在太小了,四五十個人站在里面幾乎一個挨著一個,再蹲個馬步,可想而知,前面人的屁股幾乎是坐在后面人的腿上,又不敢直起腰,否則一個大腳飛過來。平時哪個不聽話被老師罰蹲馬步,幾分鐘就受不了了,那天卻是整整一節課啊,到后來個個體如篩糠,汗如雨下。他可能酒醒了些,氣消了些,老實蹲的、平時乖一些的就讓他們陸續出去,無一例外,都是手扶著墻,一瘸一拐,踉踉蹌蹌出去的,那滋味真是一輩子都忘不了。后來大家討論說他八成是失戀了,那段時間常常喝酒,脾氣很大,誰都不敢惹他,我們也老實安分了許多。

我們那個級比較特殊,從三年級就開始上晚自習,后面的年級好像都沒上,真不知道學校怎么想的。十歲左右的孩子每天晚上要跑到學校上課,夏天還好一些,回家時天不太黑,冬天就慘了,又冷又黑。主要的三條路都是石子路,坑坑洼洼,又沒有路燈,路面還總被洋絲瓜棚覆蓋,僅有的一點月光都給遮住了,就這樣深一腳淺一腳地一路摸索,遇上下雨,就是穿著高筒雨靴也別指望腳是干的,想想真是可憐。有段時間電視放日本科幻片《恐龍特急克塞號》,現在去看會嫌粗制濫造,當時哪見過呀,把每個人迷得神魂顛倒,下課聊天都離不開“人間大炮,一級準備”??墒欠诺臅r間和晚自習有沖突,快下課時開始放,每晚兩集,中間有段廣告。一到時間大家那個坐立不安抓耳撓腮呀,鈴聲一響呼啦啦全沖出教室,先趕到學校有電視機的那間辦公室看上一段。小小一間辦公室怎么可能擠得下一兩百人,于是里面擠滿了,外面的走廊窗戶也擠滿了,頭抵著頭,臉貼著臉,直勾勾地盯著那個小屏幕。放完一集插廣告時,人群立刻散開,飛奔回家接著看下一集,也不知跑跌了多少跤,撞疼了多少頭。

前面說了,到學校的路大體有三條,那時候不存在家長接送,不管多遠都是自己來去。中間那條路通往縣城中心,走的人最多,每條路有很多小的岔路。那時作業不多,上學放學都愛故意繞到本來不用經過的小路上,采朵花,捉個蟲,斗個草,磨蹭半天。通向上節街的那條路附近架著一根水管,大約水桶那么粗,六七米長,離地面兩三米,高高地橫在空中,旁邊本來沒有路,生生被踏出一條來,而我們放著大路不走,偏要去挑戰滑不溜秋的水管。踩在光滑的水管上晃晃悠悠,看下去是讓人眼暈的雜草碎石,膽小的真不敢嘗試,我就屬于這種,去到水管邊多少次,總不敢踏上去,又轉頭回大路。中間那條路邊有一間大屋,據說是以前大戶人家的房子,荒廢已久,雜草叢生,大白天也是黑咕隆咚,于是就被傳說鬧鬼。學生時代總是想探訪一切新奇有趣的東西,鬼怪傳說當然必不可少,這間鬼屋就成了小伙伴們的常到之地。其實里面非?;臎?,什么也沒有,門窗都被人撬走了,但不要小瞧孩子們的創造力,撿兩塊磚,拆塊木板,放上去就成了蹺蹺板,上學放學都去鼓搗一番,玩得真高興?;蚴怯脧慕淌翼榿淼姆酃P在板壁上亂寫亂畫,什么某某喜歡某某呀,某某是大笨蛋呀之類,后來人看得津津有味。

小學六年,有許多形形色色的人和事,老師上課的細節不大記得了,除了特征比較鮮明的,許多同學的映像也模糊了。有個男同學從小就特別調皮,總是被老師懲罰的那種,也不知怎么就有那么旺盛的精力,好像不闖禍就渾身不自在。這么一個人,當年卻是唯一被縣政府表揚的。話說有一次上晚自習,廣播通知郵電局著火了。那個時候縣城每天放廣播,早中晚三次,時間都是固定的,有火災、尋人等緊急事件時會隨時播報,這種時候每個人都會認真傾聽發生了什么事。那天一聽廣播,大家都向郵電局跑,做些力所能及的事。正在噴水的消防水管突然破了個洞,水都流走了,這個同學二話不說,脫下自己的襯衣把水管纏住,自己牢牢抱著,讓水順利噴向火場。后來,縣政府到學校公開表揚了他,大家都對他刮目相看。別看他多動了些,其實骨子里是個陽光熱情,樂于奉獻的人。幾年前的一場事故導致他高位截癱,無意中加入了關愛抗戰老兵的志愿隊伍,現在成了龍陵縣關愛老兵志愿者團隊負責人,積極為關愛抗戰老兵奔走。他常常出現在新聞采訪中,坐在輪椅上的他有些瘦削,但神采奕奕,眉眼間隱約還是當年那個搗蛋鬼的模樣。接受命運,積極面對人生,挺好。

學校有個游泳池,當時應該是整個縣城唯一一個,池子很大,大約五十米長,二三十米寬,水卻不是時時有,因為沒有現成的山泉流水,要注滿自來水花費很大。冬天是空的,天熱才注水,基本上一池水要用整個夏天。有水的時候,不管會不會游泳,大多數的人都要進去感受一下,沒幾個人有正規泳衣泳褲,穿著內衣內褲就下去了。到了后來,整池水生滿了水澡,綠油油的,白衣服下去,上來變綠色了,身上臉上也是綠的,還時不時與水鴨子、水彈弓這些小蟲來個親密接觸,即便這樣也擋不住一腔熱情,每天擠滿了人。不敢下水的,就坐在泳池邊,挽起褲管,把腳放到水里,也享受一下清涼夏意。泳池邊種了一圈龍須柳,柳枝彎曲旋轉,妖妖嬈嬈,別處都沒有這種樹,很是稀奇。柳樹下的土地都被常趴在那里玩彈珠、掏栗子蟲的男生擦得光滑無比,直接坐上去也不會沾上泥土。后來泳池被填平了,減少了安全隱患,也結束了戲水的歡笑。

童年時光不識愁滋味,喜怒形于色,哀樂亦不保留,往事不可追,人生的每一段經歷都有其存在的意義,記得也好,忘卻也罷,都是生命中的一部分,想起了,一笑而泯,想不起,沒關系,記得我們曾經是同學就好。(隆陽區紀委監委  高海玲)

相關文章

股票五粮液未来趋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