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云嶺要聞 審查調查 工作動態 黨紀法規 黨風政風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監督曝光
所在位置:首頁 >> 廉政教育 >> 廉史鏡鑒
孔子“居宋”新說
發布時間: 2020-05-05 08:04:06 來源: 光明日報

豫東夏邑縣王公樓村,有孔子還鄉祠。明嘉靖二十七年《夏邑縣志·地理志》記載:“還鄉祠位于縣北十五里,說者謂孔子還鄉祀先,后人思而立之?!鼻骞饩w年間夏邑知縣、曲阜人孔繁潔撰《重修還鄉祠》:“我祖發祥于魯,實肇基于宋,夏邑古宋地,先代世為宋卿,食采于斯,此省墓還鄉之所由來與歟!故后人建祠以祀之?!倍P者發現,孔子還鄉不僅是祭祀祖先,在弱冠之年前后,他曾有數年生活于此。請看《禮記·儒行》開篇問答:

魯哀公問于孔子曰:“夫子之服,其儒服與?”

孔子對曰:“丘少居魯,衣逢掖之衣;長居宋,冠章甫之冠。丘聞之也:君子之學也博,其服也鄉,丘不知儒服?!?/p>

孔子晚年自述,少年居魯,穿魯國流行的袖子寬大的衣服;長大居宋,戴宋國流行的“章甫之冠”,此乃入鄉隨俗養成的服飾習慣。由此看來,“長居宋”應當在弱冠之年前后。一個人穿衣戴帽的習慣,成為終身不改的積習,沒有三年五載難以養成。故青年孔子“居宋”時間,少說也有三至五年。

或許有人會問,既然證據如此明確,司馬遷以來的古代學者、近現代學者,及眾多的孔子后人,為何都不予采信呢?筆者以為,原因如下:

第一,《左傳》《史記》有關記述陰差陽錯?!蹲髠鳌ふ压吣辍酚浢腺易与S君出訪,因“不能相禮”出丑而深以為恥之后,緊接著寫“及其將死也”,遺囑讓兩個兒子孟懿子、南宮敬叔師事仲尼學禮,不著痕跡跳到17年后。昭公七年孔子17歲,故司馬遷《史記·孔子世家》誤將孟僖子遺囑系于孔子17歲之年,并在17歲與30歲之間,插入南宮敬叔請示魯君、獲魯君資助、隨孔子“適周問禮”于老聃的記載;又寫少年“孔子貧且賤。及長,嘗為季氏史,料量平;嘗為司職吏,而畜蕃息”(孔子曾任季氏家管理倉庫、管理畜牧的小吏,本職工作都做得挺好),初步形成了孔子青少年時代一直在魯國的印象。

第二,《孔子家語》記“孔子年十九,娶于宋國并官氏(明版《家語》誤作亓官氏)之女,一歲而生伯魚。伯魚之生,魯昭公使人遺之鯉魚。夫子榮君之賜,因以名其子也”,證明孔子弱冠之年生活在魯國,并非“居宋”。這成為《禮記·儒行》所言“長居宋”的直接反證,使之可信度喪失殆盡。

以上兩條材料,產生于儒術獨尊、孔子日益被神化的時代背景下,圣人自然是越早慧、越被尊重越好。如晉杜預《春秋左傳集解·桓公六年》“取于物為假”注:“若伯魚生,人有饋之魚,因名之曰鯉?!碧瓶追f達即以杜預此注無涉昭公為據,作疏文對《孔子家語》“昭公饋鯉”提出質疑。(中華書局1980年影印本《十三經注疏》下冊)清儒周壽昌反駁孔疏曰:“杜注稱人、不稱昭公者,或偶有遺忘……孔子年二十,其德已足感人,生子而君饋之魚,不必定無其事?!保ㄖ苁稀端家嫣眉贰叭赵本硪?,清光緒十四年王先謙等刻本)因為杜注看似孤證,而孤證不立,故周氏一句“或偶有遺忘”,便輕松排除了它成為反證的資格。

到了近現代,屢有學者指出:魯昭公七年,南宮敬叔尚未出生,而孔子正遭受歧視,“季氏饗士”且不能參與,20歲生子怎能引來魯君饋贈?其實,孟僖子死于昭公24年,時年孔子34歲,以“知禮”聞名,已在魯國設教授徒,故孟僖子遺囑讓兩個兒子師事之。至于孔子生子、昭公饋鯉之事,《史記》無載;杜預《左傳·桓公六年》之注文無涉昭公,也并非孤證?!短接[》卷九百三十五引《風俗通義》逸文曰:“伯魚之生,適有饋孔子魚者,嘉以為瑞,故名鯉,字伯魚?!币仓蛔治刺嵴压?,可與杜注孔疏互證。今本《孔子家語》雖說經孔安國整理,但是直到三國王肅整理、注釋,才行之于世。其昭公饋鯉之說,應為后儒所摻夸飾之辭。既然近現代學界對反證材料已提出質疑、否定,為何孔子“居宋”之事,仍未得到論述和肯定呢?這就談到下一條。

第三,近現代疑古思潮盛行,《禮記》被視作“偽書”,其所記載均成為不可征信之事,遂致《儒行》篇孔子自謂“長居宋”基本無人提起,更沒有人視作足以推翻舊說的證據。

20世紀90年代郭店楚簡、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問世,學界對于《禮記》的看法開始改變,大都認識到,它雖為漢儒編纂,所收集的卻是先秦論著,其中有不少作品產生于孟子之前。因此,《禮記·儒行》“長居宋”的記述,是頗值得信任的,故筆者方敢引以為據,持此新說。

那么,孔子為何離開魯國來到宋國,又居住在什么地方呢?

茲據相關史料略加推測:孔父叔梁紇乃陬邑大夫,著名武士。他在娶顏氏為妻生孔子之前,已有十個女兒,及妾生子孟皮、字伯尼??鬃尤龤q亡父,年輕的母親為了避開陬邑夫家復雜的人際關系,攜幼子回到曲阜,依附于娘家顏氏家族謀生。其母子能否享受已故陬邑大夫的福利蔭庇,今已不得而知。史載孔母去世之后,十六七歲的孔子,得知魯國正卿季氏宴饗貴族下層之士,就憑著陬邑大夫之子的身份前往,遭季氏管家陽虎阻攔說:“季氏饗士,非敢饗子也?!笨鬃幽蝗倘瓒?。其士的身份,遭到如此質疑,乃至否定,精神打擊不小。這應該就是青年孔子離開魯國的原因。

孔子離開曲阜,能夠到哪里去呢?其遠祖乃宋國國君,十世祖弗父何本是宋湣公長子,讓君位于其弟而為卿,被封于栗,即今夏邑縣。弗父何生周,周生勝,勝生正考父,考父生孔父嘉,五世親盡,別為公族,遂以“孔”為氏焉。故夏邑縣為孔氏祖籍??赘讣沃?,第四代孔防叔“避華氏之禍而奔魯”,乃魯國孔氏第一代,二代伯夏、三代叔梁紇、四代孔子??鬃优c夏邑孔氏僅隔三代。夏邑有弗父何以下孔氏歷代先祖之墓,防叔奔魯,有族人留守夏邑供奉香火,當不言而喻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,亦夏邑孔氏之謂也。未及弱冠的孔子,雖然有陬邑孔氏嫡子身份,卻自幼離家依附于娘舅家長大。當他失去娘親、在曲阜又遭當政者歧視之后,若在行冠禮之前回到陬邑,則有違母親帶他離開之初衷;故尋根溯源,歸依夏邑孔氏以尋求支持與出路,遂成為首選良策。如此說來,青年孔子娶宋國并官氏之妻、生兒子孔鯉、舉行加冠禮而從此以成人姿態步入社會等人生大事,也都是在宋國栗邑即今之河南夏邑完成的。

(河南大學文學院教授  高培華)

相關文章

股票五粮液未来趋势